英格尔斯 现代化是否意味着传统文化的毁灭和终结?

[美]英格尔斯 著, 殷陆君 译《人的现代化》,四川人民出版社,1985.

人们常把“现代”和“传统”看作势不两立,忧虑现代的发展终将导致传统的完结和毁灭。这也是许多传统国家的人们在转变为现代化时,时时盘踞在心理上的沉重阴影和障碍。其中一部分人一方面十分珍惜祖先的文化遗产和风俗传统,一方面又清醒地看到,这种传统和历史遗产对目前国家的贫穷落后状态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正是这种传统中的某些根深蒂固的思想,束缚着人们去接受新的社会改革和新的思想观念。在国家的现代化要求和呼声越来越高之时,当现代化的思想和行为从内部和外部冲击着古老的传统时,无论是国家的领导人还是公民,常常处在一种痛苦的抉择和彷徨之中。他们要么固守旧有的传统社会秩序和经济体制,忍受贫困和落后,抗拒现代的生产方式和由此而来的社会变革,要么经历心理上和道德上的痛苦转变,打破旧有的传统社会关系,牺牲自己祖先创造的传统中那些正在阻碍和不适应国家现代化过程的东西,保存和发扬光大其适应并能促进现代化的精华,使国家逐渐赶上并跻身于先进富强的国家行列之中。

在看待“现代”与“传统”的具体关系上,确实存在着种种误解和偏见。例如,人们经常广泛地认为,人变得现代化起来就会自动地减少对老年人的尊敬,以及不愿负担照顾老年人的责任,这种流行的意识使许多老年人不由自主地对现代化怀着一种恐惧。其实,我们的研究充分证明,那是一个错误的假设。这并不是说现代性不会给一个人对老年人和双亲的态度带来任何变化,相反,我们的资料表明,日益增长的现代性,对一个人反抗长者决定谁是他的配偶,或什么是他的工作时,确实表现了出来。但这种摆脱双亲的独立表现,并不能被说成是在对待其它形式的亲属和长者关系时,一概都是这样。

其实,在相当广泛的范围内,亲属关系形式、各种宗教、两性关系、服装式样书、娱乐消遣形式、房屋建造风格和生活安排、亲密的个人内部关系模式、语言表达的方式、日常活动的安排计划,以及其它大量的文化成分,是完全可与工业秩序和现代社会机构制度的其它方面和谐共存的。在这些能与现代性和谐共存的文化形式中,许多就是一般应被看作是传统的文化形式。另外-些在现代化的最初浪潮中被错误抛弃和排挤出去的文化形式,也确会重新归来。例如,在日本,工业化和西方化促使日本人脱掉了和服,穿上了西服,但并没有使他们离开艺妓馆,保留艺妓馆显然没有妨碍他们在商业上的精明。而且,当将来恢复和服时,他们也许仍保留着艺妓,但却不会失去其享有的世界市场。

象人们已经看到的,现代化过程要加速或导致传统的社会关系如封建性质的家族血缘纽带关 系,部落中的某些属于原始或奴隶制度的生产关系。家庭中的封建家长统治权,以及王权至上和统越法律的约束等等崩溃瓦解,也确实要无情地抛弃某些传统的习俗和观念,象鄙视商业和科学实验,用盲目的宗教信仰替代科学和真理,歧视和排斥妇女参与社会活动,凡事要以传统和权威的好恶来衡量,提倡愚昧皇权和闭关锁国等。这些大都是中世纪的普遍社会现象,又成了留给我们时代走向现代化的巨大精神重负。个人现代化不可避免地要卸去这些重负,当然现为传统中的这些与我们时代格格不入的东西唱起了挽歌。不必痛憎,也不必哀嚎这些东西的逝去。它们本来就是人类灵魂和幸福的监狱,只是披上了传统的外衣,骗取了人们对自己祖先创造的悠久文明的一份崇敬。

从历史发展上看,现代化倾向本身就是人类传统文化的健康的统续和延伸,它一方面全力吸收了以往人类历史所创造的一切物质和精神财富,一方面又以传统所从来未曾有过的创造力和改造能力,把人类文明推向一个新的高峰。诚然,现代化过程必然使人们与某些传统的生活和习俗诀别,但从一种新的意义上讲,现代人比传统人更能真正维护、珍惜和保存传统。这似乎是个奇怪的悖论,传统人难道不正是在真诚地甚至不惜生命地维护着传统吗?唉!可悲的正是这种真诚往往只是来自一种对传统的盲目的崇拜和习惯。他们视作天经地义的道理和不可改变的教条,并以宗教般的狂热去卫护的,其实不过是人类历史上某个阶段的特定产物。他们不懂得历史前进了或社会条件变化了,道理和学说也须随之发生改变,而把这些在某一社会历史时期是正确的或是完美的令人怀念的原则,加以神圣化、绝对化和永久化,让人类亲手创造出来的平凡东西成为奴役人类精神的偶像。理智、思考和怀疑等现代人对周围世界采取的寻常态度,在传统人心目中,常常被视为是罪恶的先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Any Queries? Ask us a question at +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