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蒙克:爱与焦虑

是表现主义的代表性艺术家,而他的声誉实际上是通过他的版画建立起来的。版画是他创作中的核心,极具实验性和创新性。除了自身的人生经历,蒙克的艺术也受到波希米亚式的艺术家、作家和诗人的影响。这些使得他的绘画作品成为当时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社会,甚至是世纪初欧洲社会的群像。时至今日,他这些引人注目的作品依然有着震人心魄的力量,强烈地唤起人类共性的情绪和回忆。

本书由2019年大英博物馆同名特展策展人歌莉娅·巴特鲁姆主编,汇集了目前对蒙克艺术生平经历、创作背景、图像阐释、材料使用、艺术市场等不同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佳作。

我被鬼魂所纠缠……不仅是我们从父亲和母亲那里继承了一切,还有各种古老的关于死亡的看法、观念之类的东西,其实它们并不存在,但它们扎根于那里,我们无法摆脱。

这是易卜生的《群鬼》中阿尔文太太向曼德斯牧师倾诉。《群鬼》是一部通过私生子、梅毒和安乐死等主题无情揭露父亲们罪孽的戏剧。1881年末第一次出版就在挪威引起一片哗然,之后的译本和表演在整个欧洲引起了骚动。“这本书在基督教家庭的圣诞餐桌上是”,一家挪威报纸如是说。克里斯蒂安尼亚、斯德哥尔摩或哥本哈根的所有公共剧院都不敢上演,而其首演不是在欧洲而是在遥远的芝加哥:1882年5月20日在一群北欧移民观众面前用挪威语演出。演出该剧的是一家瑞典公司,导演是年轻的奥古斯特·斯特林堡。1883年10月17日在克里斯蒂安尼亚第一次上演《群鬼》,一群兴奋的年轻人希望能在小剧场看到该剧,而首都最大的剧院—克里斯蒂安尼亚剧院则每天排满了法国闹剧《红雀头小姐》(Têtede Linotte),很可能二十岁的蒙克就在观众中,对他而言《群鬼》的遗传性病态与他自己的家庭史产生了共鸣,并且成为他艺术作品的驱动力。

蒙克早年经历了一系列颇受打击的事件—五岁时母亲死于肺结核,十四岁时亲爱的姐姐苏菲死去,还有他父亲的精神不稳定,以及由此导致妹妹劳拉抑郁终生。确实,这些都是蒙克本人的心理问题,被戏剧化后终其一生在他的艺术作品和写作中一遍遍重演。易卜生的奥斯瓦尔德,即《群鬼》里的年轻画家,从巴黎放荡不羁的生活回到挪威清教徒生活,意识到自己从挥霍无度的父亲阿尔文上尉那里继承了梅毒后跟母亲当面对质。在蒙克看来,奥斯瓦尔德就是自己的影子,自己困境的替身。通过蒙克零散的笔记中可以找到不同版本提到自己是“我自己的鬼面”,“身体上的遗产,精神上的病态(从父亲和母亲角度而言)……一种鬼”,还说自己的作品表达了“一种奥斯瓦尔德心态”。易卜生作品的最后一幕中,奥斯瓦尔德奄奄一息、一动不动地坐在扶手椅上乞求痛心疾首的母亲给他“太阳……太阳”。新舞台剧和蒙克生活剧是如何融合在他的艺术作品中的呢?19世纪90年代易卜生的《培尔·金特》(Peer Gynt,1867年)、《约翰·加布里埃尔·博克曼》(John Gabriel Borkman,1896年)第一次在新剧院面对巴黎观众演出时,蒙克又是如何接触到巴黎前卫剧院的呢?这对蒙克的作品产生了什么影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Any Queries? Ask us a question at +0000000000